6月份煤炭市场运行情况分析

2014-01-08 来源: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有限责任企业

各环节、各煤种价格整体继续下跌

首先,动力煤价格普遍继续下跌。6月份,主产区动力煤坑口价继续下跌,大同南郊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价下降30元,降幅为6.7%;环渤海动力煤价格继续下跌,且跌幅较上月有所扩大,全月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平均价格累计下降7元,降幅为1.1%,较5月份扩大0.7个百分点;广州港内外贸动力煤引导价普遍下跌10元左右。

其次,炼焦煤价格普遍继续下跌。6月份,主产区山西多数地区炼焦煤价格不同程度继续回落,孝义焦煤下跌20元、蒲县1/3焦煤下跌20元、霍州肥煤下跌10元,宁武气煤下跌20元;港口内外贸焦煤价格普跌,京唐港国产主焦煤下跌40元,进口主焦煤下跌超过100元;钢厂炼焦煤到厂价格普遍下跌,莱钢焦精煤价格下跌50元、首钢肥精煤下跌100元、邯钢1/3焦煤下跌70元、鞍钢瘦精煤下跌50元。

再次,无烟块煤价格同样普遍回落。6月份,山西、河南、贵州等主产区无烟块煤价格普遍下跌,其中,山西晋城无烟中块价格下跌85元、河南永城无烟块煤价格下跌50元、贵州金沙无烟块煤价格下跌80元左右。

煤价下跌原因分析

国内煤炭产量进一步回落,但仍旧没有阻止煤价回落势头。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1-5月份,全国煤炭产量累计同比下降2.8%,较1-4月份扩大0.8个百分点,其中,5月份同比下降6.3%,较4月份扩大1.5个百分点。另据山西、内蒙、陕西地方监管部门数据显示,5月份三省区合计生产煤炭20245万吨,环比4月份减少1338万吨,下降6.2%。可见,无论是从全国范围来看,还是从三大煤炭主产省区来看,5月份原煤产量都在继续收缩。尽管原煤产量继续收缩,但之后的6月份煤价下滑势头仍旧没有得到遏制。由于煤价继续下滑,6月份原煤产量整体反弹回升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是说,产量不是导致煤价下滑的主要原因,那么促使煤价进一步下滑的主要原因究竟是什么?简单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国际煤价大幅下挫带动国内煤价回调。6月份国际市场动力煤价格普遍大幅回落,6月28日,纽卡斯尔港NEWC index、理查兹港RB index、北欧三港ARA index价格分别降至78.89美金、74.25美金和73.89美金,与5月末相比,分别下降8.85美金、8.34美金和5.9美金,降幅分别为10.1%、10.1%和7.4%。其中NEWC index和RB index分别创下2009年11月中旬和12月上旬以来新低。究其原因,中国国内煤市持续低迷以及有关部门准备对煤炭进口采取管理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引发国际市场对中国需求担忧,印度卢比兑美金快速贬值导致全球第四大煤炭进口国进口煤采购需求下降(5、6两个月,印度卢比对美金累计贬值幅度超过9%)是引发国际煤价大幅回调的两大主要原因。由于国内外煤价关联度不度提高,国际煤价大幅下挫又带动了国内煤价回调。

二是下游产品市场行情颓势不改,用煤企业采购积极性不高。6月份,国内钢材、尿素等主要下游产品价格延续颓势。其中,钢材价格震荡回落,全月钢材综合平均价格累计下降1.2%;尿素价格大幅下挫,6月份各地尿素价格降幅多在100元以上,山西、山东、河南等地降幅超过150元直逼200元,降幅接近10%。由于产品价格不断下行,一方面下游用煤企业在进行煤炭采购时越来越谨慎,采购积极性明显不高,煤价被不断压低;另一方面,下游行业开工率不断降低,实际用煤需求减少,促使煤价走低,尿素便是这样。

三是各环节库存高企,特别是中转港煤炭库存大幅攀升。6月份,港口、煤矿、电厂等各环节煤炭库存继续处于高位,其中环渤海主要发运港煤炭库存大幅攀升是直接推动煤价下跌的重要原因。在铁路力推货运改革,运输任务层层分解至每个人的情况下,6月份,环渤海主要港口铁路煤炭调入量有所增加。数据显示,6月份,秦皇岛港、国投曹妃甸港和国投京唐港合计日均调入煤炭102.4万吨,环比5月份增加2.5万吨。与此同时,由于国内外煤价不断下滑,用煤企业采购积极性不强,港口煤炭发运量不增反降。6月份以上三港合计日均发运煤炭90.3万吨,环比5月份减少5.2万吨。受此影响,6月份以上三港煤炭库存合计增加337万吨,增长29.3%,在下游需求低迷的情况下,库存大幅攀升直接推动环渤海动力煤价格跌幅加大。

资本市场下跌带动现货煤价回落。在流动性趋紧,经济增长放缓等多重利空因素影响下,6月份资本市场整体继续走弱,焦煤期货价格也继续震荡走低。其中,焦煤连续收盘价由5月最后一个交易日的1094元最低降至6月24日的998元,最大累计降幅接近9%。焦煤价格继续走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信心,导致现货市场观望情绪加重,促使现货价格回落。